■街談
  “名校道賀”
  炒作背後的社會認同迷失
  日前,有網友曬出貴州城市職業學院新校區落成後,掛出9所世界名校道賀條幅的照片,包括劍橋大學、牛津大學、哈佛大學等,網友直呼“亮瞎眼”。該校教師證實有此條幅,但道賀並不存在。據悉,該校倡導走國際化路線。(9月25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民辦職業院校和世界名校原本並無關聯,卻因為“名校道賀”被生硬地勾連在一起。正所謂“背靠大樹好乘涼”,民辦職業院校試圖通過“名校道賀”的方式來提高學校的關註度和影響力,初衷無可厚非;然而,“名校道賀”最大的致命傷就在於通過作偽的手段來自欺欺人,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  在高等教育的金字塔結構中,牛津、哈佛處於頂端位置,名不見經傳的民辦職業院校則處於底端位置。從常識判斷和邏輯推理的角度來說,9所世界名校不可能為一所毫無瓜葛的民辦職業院校“搖旗吶喊”。和“北大夏令營”一樣,“名校道賀”在本質上也是一種作偽的符號經濟學,試圖利用世界名校的符號效應來提高自身的“身價”。
  和炫耀性奢侈品消費異曲同工的是,“名校道賀”利用抽象的符號來表明身份、贏得社會認同——“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”,能夠和世界名校“稱兄道弟”,自身辦學實力可想而知。 “名校道賀”忽視了自身和世界名校在辦學層次、社會聲譽上的巨大差異,即使看上去冠冕堂皇,也難以取得公眾的尊重和信任,不過是徒增笑料而已。
  在國際化辦學理念的遮蔽下,一些高校千方百計地拉關係、找門路,生硬地和國外高校產生膚淺的關聯。只講“面子”不講“裡子”的做法,說到底是一種對社會認同的迷失。辦學實力的提高、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是一個長期的隱性的過程,而在浮躁、功利的教育觀念的趨勢下,“傍名校”則成為一種短平快的手段。
  從國內外的經驗來看,高校通常會發賀信表示對其他高校的禮節性祝賀。“名校慶賀”則採取大張旗鼓的橫幅廣告,是一種變相的炒作。缺乏篤定的辦學理念和精神追求,民辦職業院校難免會在激烈的競爭中迷失方向。在浮躁和喧囂的驅動下,民辦職業院校不將精力放在人才培養上,而是將心思放在吸引眼球上,這樣的本末倒置,錯得讓人痛心。
  在盛行符號互動的時代,“名校道賀”成功地進行了一次炒作。只不過,脫離了真實性,符號互動也就失去了意義。並不高明的作偽手法,見證了教育從業者的輕率與糊塗。民辦職業院校要實現“後來居上”,不能依靠外來的標簽,而是依靠內部的治理。只有實現人才培養和社會需要的有機銜接和良性互動,教育機構才能真正發揮作用、實現價值、贏得尊重。□楊朝清
  (原標題:“名校道賀”炒作背後的社會認同迷失)
創作者介紹

freelance

ya90yatz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